漫威辱华背后是好莱坞式的傲慢与偏见

好莱坞大牌明星 2019-08-09 05:49:35
网址:http://www.zcw925.com
网站:大发电玩

  

漫威辱华背后是好莱坞式的傲慢与偏见

  

漫威辱华背后是好莱坞式的傲慢与偏见

  我开头说这么多首先是要证明一点:作为“高级美”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人家根本不觉得这是美,他们认为黄种人就该长这样,就像认为黄种人不可能身体这么好能拿冠军一样。而整个“上气”超级英雄的设定,也体现了这一种傲慢。

  《让子弹飞》中说,黄老爷有两大生意:毒品,人口。这个人口生意,就是向南北美、东南亚等西方国家或殖民地贩卖壮丁。

  这就是传统的西方精英主义价值观:我们白人负责先进、负责发达、负责美,你们其他人负责“多元化”。

  《黑豹》那一段是我之前的吐槽,说拍一个带着辫子的中国人大家怎么想,结果没想到漫威把傅满洲请回来了:《上气》的父亲叫做“满大人”也就是梁朝伟扮演的形象,脱胎于一个西方经典辱华形象“傅满洲”。

  但是“黄祸论”随机又改头换面,华人黑帮成为了重要的论据:中国人都是黑社会,中国人阴险狡诈,而且会抱团、有组织,你看连我们的黑帮都不是对手,我们社会早晚也要沦陷。这就是左右都是错,就像大灰狼想打小白兔,今天你戴帽子我打你一顿,明天你没戴帽子我还是打你一顿。

  比如充斥于好莱坞电影中的血统论、精英贵族正统论等思想,即便如此“时尚”的超级英雄题材也不例外。

  好莱坞电影里这种血统论的思想很多,比如就刚刚的《格林德沃之罪》,各种古老的家族、高贵的家族、邓布利多家族都有凤凰之类的。《哈利波特与密室》里面/我记得有个设定,就是凤凰会跟随品德高贵、富有勇气的人之类的,结果电影里吃了这个设定直接变成家族特权了。还有星战系列:祖孙三代的家庭泡沫剧。远一点的魔兽系列,典型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儿子混蛋老子也还是好汉”,只有著名的“XXX之子”才配堕落。一言以蔽之:革命不彻底。即便是动画片《狮子王》中,对于刀疤这个“弟弟”的塑造,也脱不开《雷神》《海王》《黑豹》等作品中“长子正统论”的窠臼。

  按理说我们的龙女王,疯了就疯了,死了就死了。但是后面这些人都特么是什么货色,让人实在没眼看。贵族集团一上来就开始分家,毫无顾忌毫无廉耻,反而认为自己推翻了“暴君”而沾沾自喜。贵族集团认为这样毫无问题,背后反映的是编剧和主创/认为此理所应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这就反应了某些群体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偏见:解放奴隶的平民领袖,她是一定会黑化的;贵族分封私产,把国事当儿戏,完全ojbk。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华工们的悲惨境遇让他们学会了组织起来,自己保护自己。这就是美国众多城市所谓的“中国黑社会”的前身。讲道理,人家屠刀都砍到头上了,还不许华工们自保么?而有趣的是中国人又团结又能打,经过一系列黑帮火拼之后老美自己的黑帮扛不住了,华人黑帮反而成为了美国大城市的大当家。也是我们华工武德充沛,美国黑社会费拉不堪。

  受19世纪末以来的排华运动的影响,黄祸的化身“傅满洲博士”开始活跃在美国影坛上。傅满洲被塑造成拥有尖下巴、八字胡、细长眼的奸诈邪恶的形象,总是幽闭在黑暗世界中,精通各种酷刑和毒药,策划种种邪恶勾当。他集当时西方人对东方华人所有最恶劣的想象于一身。傅满洲系列电影包括:《神秘的傅满洲博士》(1929),《傅满洲的面具》(1932),《傅满洲之鼓》(1940)等十几部。电影的结局往往是白人最终战胜异类,傅满洲遭到惩罚死去,却又在下一步电影中奇迹般复活。(新浪历史:《从邪恶形象傅满洲到暴风赤红:美国银幕上中国形象的转变》)

  不要说中国观众玻璃心,我来讲一段历史,讲一段“黄祸论”的历史,讲一段华人劳工在美国的血泪史。

  要说被黑这事,苏联最有话语权。寡姐这个形象不就是被红色帝国洗脑,之后弃暗投明加入自由世界么。也正因为寡姐“弃暗投明”,她才能这么美,通常来讲苏联/俄罗斯角色往往是恐怖组织的支持者、政治独夫、危险分子、生化狂人等形象:

  两年前,一位操着浓重湖南口音的中年男子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两年后的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向全世界证明了这一点。志愿军入朝之前,新中国政府警告美国,不要跨过38度线,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结果美国佬没听,我们被迫做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选择;越南战争中周总理明确在中国、越南、老挝三国党的领导人会议上正式提出,中国以17度线为最后的红线。结果呢,美军地面部队始终没有越过17线。

  这就是深入骨髓的傲慢与偏见。最近游泳世锦赛,孙杨连续获得两个冠军,都发生了对手拒绝与他合影的事件。高贵的白大人就是觉得,你黄种人怎么能击败我拿冠军,你一定是嗑药了。

  著名黑帮大佬,美国洪门“教父”司徒美堂,漂洋过海到美国求生记,结果备受歧视,还坐了牢。后来凭借着自我奋斗和历史的进程,成为了华人黑帮扛把子的人物。这位仁兄不但在美国呼风唤雨,还是著名的爱国人士,资助了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为抗日战争募款,资助的革命事业,开国大典就站在城楼上,死后葬进八宝山。你非要说他是“黑帮”那也就是吧,但是这些所谓的“华人黑帮”,是被谁“逼上梁山”的呢?

  不要以为好莱坞电影,它的价值观就有多先进。诚然,好莱坞在文化与艺术创作和商业方面从来是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但是这与它在思想上和价值观上的保守是不冲突的。

  讲道理,孙杨这种总统山级别的游泳选手,每年都要接受多么严格的药监,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国际泳联、反兴奋剂组织都没说啥,几个白人选手先酸起来了。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输不起。霍顿这个逼的嘴脸尤其明显,当他大言不惭毫无证据的指责孙杨服用禁药时,怕是忘记了就在几年前,澳大利亚游泳队就曾经因为禁药事件被集体禁赛:

  在西方人眼中,满大人就是约定俗成的傅满洲。漫威宣布《上气》计划时,英国泰晤士报还发布了《漫威冒着激怒中国人的危险重启傅满洲》的相关新闻。英国人都看出来了,而且默认直接把两个形象画上了等号,然而还有一些粉丝坚持声称,表示满大人不是傅满洲,这个形象完全OK没有问题。有些人的辫子长在头上,而有些人的辫子长在心理。

  2013年2月23日,澳大利亚游泳队召开新闻发布会,伦敦奥运会4×100米接力队成员公开承认:奥运会前夕,他们曾经在曼彻斯特的训练营训练期间服用过类似于镇静剂的药物,而这种药物是绝对被禁止服用的,当时他们在奥运会上获得了第四名。

  讲道理那个时候的穷苦老百姓们懂什么啊,他们被贩卖到国外,只剩下一个念头:活下去。

  澳大利亚的传奇、长距离之王哈克特也亲自承认,曾经多次服用禁药。而拿过五枚奥运游泳金牌的澳大利亚英雄索普,曾经在2006年的一次兴奋剂检测中被查出睾丸激素和荷尔蒙激素严重超标。在2017年,澳大利亚三名游泳运动员一年内分别三次逃避兴奋剂检查,其中就有里约奥运会女子200米蝶泳亚军格罗夫斯、奥运两朝元老弗雷泽-霍尔姆斯和公开水域运动员普尔特。三人数次逃避药检,问题不言而喻。

  说到底这不是一种审美霸权,而是一种审丑霸权、猎奇霸权。他们认为黄种人无所谓美丑,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并以此来作为洋大人把玩点评的谈资。细细追究起来,黑人、印第安人、拉美混血人在好莱坞电影中的形象,并不是以“美丑”为显著特征,而往往是以一种猎奇的特征而存在的。

  《华工出国史料》中也有相关的描述:“在这些人被这样出卖以后,他们就把中国人的身体作为诱饵,用以捕获海参,或者把人当牲畜使用,要他们去担负清理荒地一切艰苦劳动,有时就把他们放在战斗的前列,让他们抵挡炮火的危险。此外,在他们当了外国人的奴隶以后,还有其他人们还不知道的苦头,被外国人任意以很多方式,恶意地役使。”

  近日,漫威宣布了一系列新作计划,其中包括了华人超级英雄电影《上气》,主角的人设脱胎于功夫巨星李小龙,而在最初的宣传中无论官方和民间都打出了“首位华裔超级英雄”这一点,但这个“首位”的背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首先电影的选角就备受争议,英俊帅气的梁朝伟,饰演有鲜明辱华意味的反派形象傅满洲。而男女主角被认为是西方人对于黄种人普遍的“刻板印象”下的相貌: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华裔发起抗议活动抵制傅满洲这一形象,彼时也正值中美关系回暖,于是全美电视网签署禁令,以后不得在荧幕上出现傅满洲。于是漫威用了秽土转生,将满大人改名为“郑祖”这也印证了傅满洲与满大人就是统一形象的不同表征。在漫画中还煞有介事的做了解释:“上气父亲的真名叫做郑祖,而傅满洲只是郑祖偶尔会使用的一个代号,一个假身份。”

  让观众更加难以接受的是,接替龙妈/掌握权力中心的贵族集团,表现的更加糟糕。史塔克国王刚刚上任,就承诺了自己姐姐/让北境独立,这明显不符合七大国的整体利益。同时御前会议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一个挥金如土、纵兵抢粮的雇佣兵竟然当上财政大臣了,就因为他威胁了御前首相一句。贵族集团赤裸裸地瓜分革命成果,毫无顾忌地把国家公器当做私产分封,最关键的是他们竟然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这一切还是个happy ending。我们维斯特洛/新任宰相,问他任命的财政大臣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当上了财政大臣)终于可以还清你以前欠的债了吧?不由得为维斯特洛/人民的未来担忧。

  我们先从男女主角的选角说起,有人说这样的相貌是高级审美、超模脸,我并不认同。西方白人对于这种模样,并不是处于一种审美心态,而是出于一种猎奇心态,并包含着一种“黄种人”就长这样的固化偏见。我举一个例子,看见女主照片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位dota2女主播moxxi,简直就是双胞胎姐妹好不好:

  再如《黑豹》这部电影,黑豹之所以大火,是因为它满足了黑人对于工业化的想象。我之前的文章里说过,我是挺喜欢电影这一背景设定的,相当于漫威给黑非洲开了一个“金手指”,换句话说,如何在非洲实现工业化呢恐怕真要依靠天降陨石式的外力作用了(这一点《枪炮,病菌与钢铁》也详细分析过,人类走到工业化这一步,需要怎样的天时地利与人和)。但是,《黑豹》的其他一些设定就不敢恭维了,比如如此发达的文明体,还需要用决斗来选出领导人;比如瓦坎达四个部落,有的酋长弄唇盘,有的酋长弄特别长的脖子钢圈,这就是赤裸裸的高贵的雅利安种人的恶臭。就好比,西方拍个中国超级英雄,梳一个清朝的那种辫子,他的女朋友裹小脚,美其名曰“中国特色文化”。这就是好莱坞式的傲慢与偏见,反正非洲黑人不是人,美国黑人看着高兴就完事了。

  最终我们打赢了,所谓“一仗打出五十年和平”就是这个意思。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大大的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国际舞台上,其取得的影响力是无可估量的。美国佬自己都认了嘛:“我成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美国陆军司令官。”

  这种“卖猪仔”的行为基本是半骗半拐,很多农民在进城务工坐车的时候就被“卖”了,他们通常不是在正规车站买的票,或根本就没有正规车票,取而代之的只是收据等。而到达的目的地也不是车站,而是直接被掳至国外:“根当时华工大部分是被贩卖到美国、秘鲁、古巴这三个地方,由于各个地方远近不同,船主便根据里程来从华工们身上赚取运费收入,少则50元,多则80元,这笔钱已经相当于华工将近一年的收入了,而真正的成本才几块钱。如此高额的利润,使得众多的资本家像疯了一般去追逐金钱,而当他们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那些被他们骗来的华工却过着悲惨无比的生活。”

  更深入的来看,《上气》系列作品的故事内涵也不敢恭维:上气作为傅满洲的儿子,本来是一个反派形象,但是在钢铁侠等超级英雄的感化下,弃暗投明,加入西方超级英雄队伍并击败了傅满洲。这个故事的套路就是:“东方恶人的孽子,接受了西方普世价值光辉的感化,于是反抗他原生的中国爸爸,终于成为了正义的人、高尚的人,以及西方正统所接受的人”。再联想到最近香港发生的这些破事,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傅满洲是英国通俗小说家萨克斯罗默的作品,漫威没有版权,但是在漫威宇宙中有一个与傅满洲一样阴险、狡诈、恶毒,而且同样留有八字胡、尖下巴和小辫子的华人形象满大人(Mandarin),可以说就是傅满洲这一形象的双胞胎兄弟。而满大人的英文Mandarin,同样是“普通话”的英文,这一形象的恶意也就不言而喻了。

  再举一个例子,这两个姑娘一个鲜明特征是眯缝眼,而西方一个歧视黄种人的动作,就是把眼角往上拉,装作眯缝眼。中超球员拉维奇就曾做过这个动作,然后被迫道歉。那么既然已经是约定俗成的歧视含义与固化偏见,怎么还会认为“美”呢?

  西方意识形态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可以动用庞大的跨国公司的力量进行输出,以精美的电影、游戏、动漫作为为载体,它先进的地方在于电影真的好看,游戏真的好玩。但本质上价值观内核还是老一套,走得也是“老大哥式”洗脑的老路子。

  而前苏联、俄罗斯在好莱坞电影中的整体形象也是破败不堪、压抑、阴郁的整体氛围,好像苏联除了钢筋水泥就是集中营,别的啥都没有。这种“滤镜”色彩不止苏联有,初美国之外的国家基本都被好莱坞套上了一个。比如前一阵很火的一个微博:

  这位是华裔姑娘,在dota界也算略有流量,是梦幻联赛的英文流解说。但是你看她YouTube视频和twitch直播时候的英文弹幕,有四分之一是支持她的粉丝,有四分之一在嘲笑她菜,剩下一半都是什么,嘲笑她丑。这说明什么问题,老外明显是知道美丑的,就是把她当一个笑话看,当一个“异族的奇物”来把玩。并不存在所谓的超模脸、高级审美,大概只是我们中国人自我安慰自我欺骗的解释。

  在费舍金的著作《华人与铁路:修建横贯大陆的铁路》中记载:“有一两百名华工参与了这项工程,每人每天的酬劳是70美分,他们要住在火车车厢改装的工棚里,每天就睡在铁路旁边。时以白人为主体的美国社会对华人的敌意与日俱增,认为华人借拿的薪酬低这一点,挤占了白人劳工的工作机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华工们饱受歧视和霸凌,针对他们的暴力不断,有时甚至会致命。”

  最典型的当属权力的游戏:龙女王/丹妮莉丝塔格利安/做了整整七季的“圣母”解放奴隶、励精图治、志向远大;还因为自己的龙吃掉了小女孩把它们关进了地窖,并而引发了一系列危机;放着自己唾手可及的胜利不顾,依然北上抗击异鬼,损失了自己绝大部分实力和一条龙。这样的一个角色,突然在第八季结尾处性情大变,变成了屠城的恶魔,这种缺乏铺垫的反转/自然让观众难以接受。

  《上气》漫画中的故事,也把新中国政府作为了反面假想敌,其中不止一次出现过“中国”“红色中国”等字眼,其中中国特工申癸是一个重要假想敌:

  黄祸论,是成形于19世纪的一种极端民族主义理论。该理论宣扬黄种人对于白人是威胁,白人应当联合起来对付黄种人。在19世纪80年代,美国甚至还通过了《排华法案》,以法律的形式为种族歧视站台。在“黄祸论”喧嚣尘上的鼓动下,美国各地都爆发了严重的排华事件,有了法律的背书,甚至侮辱、戕害华人都不会受到惩罚。华工、旅美华人因此而伤亡的人数,损失的财产难以估量。以1885年美国怀俄明州石泉城发生的屠杀华工事件为例,当时就有“28人被残杀,15人受重伤被焚烧和抢劫的华工财产共147,748美元”。

  但是时代变了,七十年前就有一位湖南腔的老伯告诉我们: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们为什么非要全盘接受别人的“有色眼镜”,为什么非要为别人的傲慢与偏见找借口呢?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千百年来都存在着这样的“滤镜”,而打碎这样的“滤镜”,使我们青年人的责任。

  从根本上,“上气”就是一个中国形象的“皮”,包了一个西方价值观的“里”,背后隐含着还是对立、蔑视与文化霸权。看看上图里大大的“RED CHINESE”的字眼,你要说这部漫画、这个形象没有敌意,我是不信的。

  所以说,时代变了,中国不再是那个积贫积弱的中国,中华民族也不是那个任人欺凌与歧视的民族。从哪个角度来看,上气与傅满洲都已经是旧时代的过去时了。无论傅满洲在漫威新作中的形象怎样,他终究是一个种族歧视产下的孽果,你用这个形象就是恶臭,洗白这个形象更不可接受,总而言之无论怎样都难以处理。已知1:中国是漫威最重要的海外市场、最大的海外票仓,有着众多的超级英雄粉丝和支持者。已知2:《上气》这部作品被宣传为“首位华裔超级英雄电影”。已知3:傅满洲是一个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形象,西方人对于亚裔的长相有一个偏见和固化印象。

  结果:漫威新作中重现傅满洲,男女主选角“恰好”选用了有着鲜明固化印象特点的相貌。

  我们为什么非要全盘接受别人的“有色眼镜”,为什么非要为别人的傲慢与偏见找借口呢?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千百年来都存在着这样的“滤镜”,而打碎这样的“滤镜”,使我们青年人的责任。

  《海王》核心思想:你就是个弟弟;《雷神》核心思想:你就是个弟弟;《黑豹》核心思想:你不是个弟弟了,你是个臭弟弟集中反应了没落的资本主义文化依然残留着封建糟粕思想,就是反派也只有贵族配当反派,恶臭的血统论遗毒。翻译一下就是:“你也配造反?”在龙虾章鱼怪那里,曾经的屠龙勇士尸骸遍地,海王就说了几句外语就顺利拿到三叉戟,简直就是把“君权神授”四个大字糊在所有人脸上。最后他娘回来,海底下尸横遍野,还灌了点什么关于“快乐”的鸡汤,杂兵的命不算命啊,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最多也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了。我猜测如果海王他弟人气高的话,DC要对标漫威的洛基来塑造他了。

  中国近代史是一段积贫积弱的历史,是中华民族备受屈辱的历史。黄祸论、傅满洲、东亚病夫,都是那个时代留给每一个中国人的伤疤。知道新中国成立、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之后,西方人才不敢小觑这一个在东方崛起的民族。抗美援朝之前,中国一直都是以一个积贫积弱的形象出现在世界舞台的,美国舰队说进台湾海峡就进台湾海峡,说轰炸丹东就轰炸丹东,一旦朝鲜半岛成为西方的势力范围,中国东北必将面临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当时美国将军就叫嚣:中国的边界不在鸭绿江,而是在山海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简单的一个例子背后往往会是很复杂的社会现象。其实这种好莱坞电影的“有色眼镜”大多数并不是恶意、故意为之的,更多的是美国文艺创作者中的刻板印象,但对于其他民族与国家的刻板印象反映的是文化中的傲慢与偏见。

  但是问题是,华人奴工的底薪,对西方底层劳动者产生了排挤效应,自然也招致了他们的不满。于是“黄祸论”开始逐渐有了市场。还是那句话,我们老百姓被拐卖到异国他乡,哪还讲什么钱不钱的啊,能活下去就行了。所以这又是一个上层贵族赚的盆满钵满,底层人民互相伤害的故事。

  这在当时有一个俗称,叫“卖猪仔”:“19世纪50年代,广东许多口岸设有“猪仔”馆,华工出国前集中于馆内,丧失自由,备受虐待,常有被折磨至死或自杀者。鹤山早期许多华侨出国也是被当作“卖猪仔”出去的。出国约需2~5个月航程,华工被囚禁于船舱,生活条件极端恶劣,死亡率高达30~50%。故此种船有浮动地狱之称。在海外庄园、矿山中,华工过着非人生活,死亡率高达40~70%。”